台北故宫26件晋唐宋元精品 再现中国书画顶级阵容台北故宫中国书画唐宋元

首页

2018-11-11

  来源:雅昌艺术网专稿  如果你近3个月会在台湾,一定要去一趟台北故宫博物院。   大家是否还记得台北故宫博物院去年举办的一场“国宝”展?2017年,台北故宫博物院推出“国宝的形成——书画菁华特展”,以34件国宝级书画,11件重要古物向观众完美诠释了何为“国宝”,并向观众推介古物分级制度,引起社会广泛关注:[雅昌专稿]台北故宫用45件书画告诉你,什么样的文物才是“国宝”?  继去年首展之后,今年同一季,台北故宫再续前缘,推出“国宝系列”第二弹:10月4日至12月25日,“国宝再现——书画菁华特展”作为2018年度重点展览于台北故宫展出,精选馆藏书画菁华26件进行展出。

不同的是,这次展出的书画全部属于国宝级别!  台北故宫博物院介绍,此次展览作品自东晋横跨至元代,兼具历史、文化和艺术价值。

26件展品中包括15幅“限展”书画,为保护脆弱文物,每幅书画每次只能展出42天,因此将分两期陈列。   展览自10月初开展以来,已经吸引了不少学界专家特意前往观看,有艺术圈人士参观之后表示:“说此次展出作品到底有多重要?我想可以这么表达:展出书画年代下限是元人赵孟頫和鲜于枢,其余全是晋唐宋名作。

  有看过展览的朋友也表示:“领衔此次大展的,是王羲之的《平安何如奉橘三帖》,这是海内外屈指可数的几件王羲之唐摹本之一,整体质量比去年展出的《快雪时晴帖》和《远宦帖》好。

另外,其中金武元直《赤壁图》上次展出也是2010年10月的‘文艺绍兴展‘。

此外,时隔12年再次亮相的《宋太祖坐像》、《宋仁宗后坐像》也是众多书画爱好者心中的经典。

”众多网友观看完展览后直感叹“《宋仁宗后坐像》不输《宋太祖坐像》!”不过当然也有遗憾,那就是此次依然没有展出十年未露面的《溪山行旅图》。

  以书画为例,向观众解读国宝的分级标准,这是台北故宫博物院举办此系列展览的重要目的,而以如此阵容的画作进行呈现,无疑是带给学界与广大观众提供了巨大福利。

  10月4日至11月14日为第一期,共展出6件限展菁华,包括晋王羲之《平安、何如、奉橘三帖》卷、唐阎立本《画萧翼赚兰亭图》卷、宋萧照《画山腰楼观》轴、宋夏珪《溪山清远》卷、宋陈居中《文姬归汉图》轴、元赵孟頫《鹊华秋色》卷等。

  其中王羲之《平安何如奉橘三帖》上次展出是在2011年9月,时至今日已7年未与大家见面了,宋夏珪《溪山清远》卷上次展出是2010年10月的“文艺绍兴展”;元赵孟頫《鹊华秋色》前次展出是2011年6月的“山水合璧特展”。

  第二期展览则从11月15日起至12月25日止。

其中,有7件限展国宝,分别为唐玄宗《书鶺鴒颂》卷、唐徐浩《书朱巨川告身》卷、宋易元吉《猴猫图》卷、宋钱选《桃枝松鼠》卷、《宋人翠竹翎毛》轴、宋人《折槛图》轴、金武元直《赤壁图》卷等。

其中金武元直《赤壁图》上次展出也是2010年10月的“文艺绍兴展”。

此外,时隔12年再次亮相的《宋太祖坐像》、《宋仁宗后坐像》也是众多书画爱好者心中的经典,众多网友观看完展览后直感叹“《宋仁宗后坐像》不输《宋太祖坐像》!”。   因为展览分两期,已看过展览的观众遗憾不能看到全部展品,所以我们替你选择了最完美的两天——11月14日-15日连续两天前去看展,就可以看到全部26件书画。

  那么什么样的文物才能被被定义为“国宝”?国宝又是如何分级的呢?这是此系列展览要普及的重点知识。

  “国宝”“重要古物”,来源于台北故宫博物院的古物分级制,类似于大陆的“一级文物”“二级文物”等定级标准。

1956年,台北故宫在整理当年迁台的故宫文物时,大致沿袭《石渠宝笈》的体例,将文物分为“正目”“简目”进行整理。 从2005年起,台北故宫博物院将文物分成三级:国宝、重要古物、一般古物,其中最高级别自然是国宝。

  而国宝的鉴定标准中最为重要的,就是它必须是中华文明发展的重要见证,即具备“历史上不可取代”“拥有唯一文化意涵”等特点。

  但在这些“国宝”中,也有些微的差别,一些“国宝”可能经常会和大家见面,但另外一些作品由于文物保护、历史价值等原因,只能隔段时间才能与观众见一次面,这类“国宝”被称为限展国宝,就如以上展览清单中分别在A期限展的七件国宝和B期限展的八件国宝,就都属于珍贵的“限展国宝”级别。

  台北故宫博物院期望通过这批“国宝级”书画的展陈与诠释,让更多观众体会到保存珍贵文化遗产的重要性。   总的来说,此次展出的既有历史故事和帝后坐像,又有名家书法,山水画和花鸟画也件件都是美术史的经典之作,本文就以此来详细解读这26件国宝:  从历史故事到帝后肖像人物画里的谏言与威严  人物画方面,展出的画作主要包括历史神话故事与宋代帝后像。   历史神话故事系列包括唐阎立本《萧翼赚兰亭图》、宋陈居中《文姬归汉图轴》、宋马麟《三官出巡图》、宋人《却坐图》、宋人《折槛图》等;宋代帝后像系列则包括《宋太祖坐像》、《宋仁宗后坐像》、《宋宁宗后坐像》等。

  《萧翼赚兰亭图》是唐代大画家阎立本根据唐何延之《兰亭记》故事所作。

描绘了监察御史萧翼奉唐太宗之命,用哄骗的方法从王羲之第七代传人僧智永的弟子辩才的手中将“天下第一行书”《兰亭集序》骗取到手的故事。 所谓“赚”,其实是对帝王行为的委婉说法,说白了就是“骗”。

  这一点上,唐太宗就不如武则天做的厚道了:武则天向王羲之后裔王方庆征集王羲之墨迹,王方庆将所藏自十一代祖王导至曾祖王褒二十八人书共十卷献出,武则天命人双钩廓填,保留了复制品,将真迹还给了王方庆。